第1510章绝世谎言
    第1510章绝世谎言

    新天庭之太极殿。

    四皇子黄玉龙一脸的憋闷,跪在地上,呼呼喘气。

    “太子,您还不认错,陛下可真的要生气啦?”高灵悄悄的对他说话。

    “父皇,儿臣,儿臣有罪,请父皇责罚!”

    他十分不情愿的说道。

    他损失了八千精锐,手下两大绝顶高手叶金川和南华尊者同时被打落境界,让薛冲顺利回到京城,本来是一肚子的火,刚才玄穹高一见面就是劈头盖脸的一顿臭骂,说他“无能”,居然恼羞成怒,顶撞了几句。

    也难怪,这就是他本身的性格。自从皇后娘娘死后,没人在他的身边约束,他倒是的确我行我素,“树立”了太子的威严。

    玄穹高也冷静下来:“罪!老实说,老四,你没有罪的,如果换做我在你的位置,我也会像你这样做的,只不过你忒也托大,为什么要带兵和老三对峙?为什么不紧闭城门让他独自一个人进来见你?你明知他手中实力强劲,为什么还要命令府兵和仙卫出城迎击?”

    四皇子黄玉龙一听,喜上眉梢:“父皇您……您不怪我对三哥动手?”

    刹那之间,他觉得所有的委屈都风流云散,他本来已经想好说辞,还想着拼死抵赖,说是黄玉郎不遵守自己的号令在前,他这个监国太子才下令对付黄玉郎的,想不到,自己的父皇根本就没有怪罪自己的意思,那这个谎已经用不着撒啦。

    他当然清楚,不认自己的哥哥,甚至带兵对付自己的哥哥,乃是有悖于伦常的事情。

    太辛点头:“是啊,太子殿下,纵然三殿下曾经做过太子,可是既然陛下已经让你做了太子,自然不再可能废了你?就算三殿下回来了,他也只是前太子的身份,一切都取决于陛下的决断,陛下现在骂你,那说明陛下觉得你还有救,你应该高兴才是。”

    玄穹高的脸上露出满意的笑容,这些话,太辛替他说出来了,胜过自己说出,果然,黄玉郎一听,磕头咚咚有声:“父皇教训的是,儿臣错啦,我……做事太莽撞啦。”

    这一次,他似乎心悦诚服。

    玄穹高就咳嗽一声:“既然朕命你监国,在未得到朕其他的命令之前,你就是天庭的主人,就算是老三回来啦,你这样做,朕都不会怪你的,你一向听朕的话,朕很欢喜,以后要聪明一些,你是太子,永远的太子,朕不废你,你就是以后的天帝,好好下去反省,打理好自己分内之事,小小的过错,朕原谅你啦!”

    “谢父皇!”黄玉龙欢喜磕头,叫了起来。

    看着黄玉龙欢喜而去,玄穹高脸上露出一丝笑容:“这小子,如果不先给他一个定心丸,说不定这小子就会做傻事,他不如老三聪慧,可是心眼儿实诚,对朕也是绝对的忠心。”

    此言一出,太辛立即明白了他的意思:“陛下,三太子的事情,该如何处置?”

    他当然听得出来,玄穹高已经不信任三太子黄玉郎,即将施以斧钺之刑,只是不知道如何操作,这种时候自己若是不接口,会被看成三太子一党。

    “是啊,陛下,您当如何处置?”高灵也很快的问。

    “高灵,你做一下准备,召集三千名金仙高手镇守太极殿。”

    “是,陛下。”高灵的嘴角抽搐了一下,随即下去准备了。

    “太师,宣老三进殿吧,不过不要被他察觉了朕的决定,朕还有许多疑问要问他呢。”

    他说话很轻。当然,对一个将死之人说话,的确可以温柔一些。

    事实上他的内心中,的确觉得有点对不起薛冲。

    苍穹国度之中,太上道君大叫:“陛下,不能心软,绝不能心软!你知道的,如果这种事情处置不当,有可能引起朝廷大乱,后果不堪设想!”

    玄穹高叹息:“朕何尝不知,只是想想老三当年的功劳,他曾经让佛门将观世音娘娘送给朕作为人质,也曾经在朕征伐南蛮的时候监国,没有出大大纰漏,而且他本身武功厉害,又学会了神秘的心灵力,现在更进一层,似乎综合的实力已经到了帝仙的层次,的确也不是平庸之徒,可惜,可惜啦,老三,不要怪朕心狠,是因为你有嫌疑,不小的嫌疑,若非如此,朕肯定会重用你,可惜啦!”

    “你难道已经认定,王中流和三殿下相互勾结?”

    “哼!事实俱在,三百年前他不死,除了受到王中流的保护,别的任何解释朕都不会相信;再者,他手上的太虚神丹,除了得自王道玄,世上怎么可能还有人有这种逆天的东西?当年炼制成这种丹药之后,朕可是将一切炼丹的秘籍封存销毁了的,为的就是要让全天下所有的人,都在朕的控制之中,老三怎么会有,怎么配有?”

    “会不会是王中流和王道玄这奸贼同流合污,王道玄给了他一些好处?”

    “不可能。像是天庭内廷库房之中的宝物,你得到了,会舍得将其中最好的造化仙丹和太虚神丹送人吗?”

    “不可能。”太上道君说道,“即使要给外人,给一些仙丹,也是仁至义尽啦,怎么可能会给别人太虚神丹这种至宝?”

    “这就对啦,这至少可以说明,王中流和王道玄交情匪浅,说不定,他们就是同一个人。”

    “不错,陛下所言极是。”

    “还有,既然老三的手中有太虚神丹,那也可以证明,这个王中流和老三的交情非同等闲,老三,你叫朕如何放过你?”他有一点痛苦。

    “儿臣拜见父皇。”

    就在这个时候,黄玉郎的声音清朗的在太极殿之外响起。

    薛冲带着潘神侯,轻快的来到了这里。

    此时的薛冲,并没有使用心灵力将身上强大的实力压制,而是很自然的释放,来到太极殿外,守门的乃是一队金仙高手侍卫,见到薛冲都不由自主的低下了头。

    因为他们所有人都有一种直觉,若是抬头的话,薛冲眼神之中的锋刃就会将他们的头颅给切割。

    “哼!”玄穹高并不说话,只是眼中射出一道恐怖至极的青光,剑虹一般,直接渗透进入薛冲的脑门。

    咔嚓。青光碎裂,薛冲悠然的站了起来,脸上有怒色:“父皇,您用天机精神术窥视我的心灵力,我会受伤的,请您放过儿臣?”

    潘神侯微微紧张,他知道这是一见面就动手的意思,有点不寻常。

    笑。

    玄穹高笑起来,像是春风吹过湖面:“老三,朕不过是试探你,三百多年不见,为父想看看你的修为是不是有长进,别无他意。”

    “多谢父皇,请恕儿臣多疑啦。”薛冲立即恢复了自然的神色。

    现在的薛冲,心灵力运转之下,可以和周围的一切水乳交融。

    太辛的神色之中有微笑:“三太子殿下,听到你平安归来,陛下可是欣喜无比呢,从轩辕谷军营急匆匆的赶回来。”

    薛冲苦笑:“多谢父皇记挂,儿臣铭感于心。”

    此时此刻,玄穹高的天机精神术早已经弥漫开来,面对面感受薛冲,就像是当初感受道祖和佛祖是否对自己有敌意一样。

    在天机精神术的笼罩下,即使是隐藏再深的敌意,也可能被玄穹高察觉。

    在现在的情形下,两日之后玄穹高就可以完全康复的情形下,他当然不可能牺牲一百万年的寿元来推算薛冲的一切。

    薛冲正是料定了这一点,才敢于进宫中见玄穹高。

    没有,没有丝毫的威胁。玄穹高查明这一点之后,心中非常的奇怪。

    他当然不知道,是薛冲的心灵力完美的将自己的敌意隐藏。事实上,如此近的距离之内,换了在三百年前,若是玄穹高如此窥视于他,他的秘密肯定无法守住,但是薛冲的修为暴涨,一切已经不可同日而语。

    “小子,你的功夫长进啦!”玄穹高双眼一瞬也不眨的看着薛冲,似乎要从他的眼中看出一切秘密。

    “回禀父皇,儿臣的功夫长进,可说是九死一生,父皇……儿臣差一点……差一点就见不到您啦……”

    薛冲忽然跪在地上,眼中泪水流出,哀伤之极的抓住了玄穹高的脚,舐犊之情溢于言表,哭得一塌糊涂。

    “好啦,老三,一切都过去啦,天幸你现在完好无损的回来啦,这三百多年间,究竟发生了什么事,给父皇好好说说看。”

    薛冲好不容易才止住悲声:“父皇,三百年前,我好不容易一举晋升到仙道第七重至仙层次的巅峰,儿臣的积蓄深厚,本来可以顺理成章的晋升境界,可是可怕的事情在那一日发生了,我……正在我晋升的最紧要关头,我遭受了袭击,一个不知名的强大的高手居然在我晋升的那一刻闯进了我的密室,攫取了我的本命元气,我当时虚弱无比,一下子就昏迷过去啦,这个可怕的高手,居然能够破开儿臣的防护阵法,而且连两大圣仙高手江流沙和潘神侯都阻拦不住,儿臣虽然愤怒,却是佩服他的手段,他实在是太强了,对于此事,父皇,您不会没有耳闻吧?”

    玄穹高心中冷笑:我当时暗算于老三,使用了嫁接神功,谅他也看不清楚,难道你几句话就想诓出我是凶手?当下淡淡一笑:“确有其事,朕后来彻查此事,牵涉不少,你且先说说说你的遭遇。”

    “是,父皇。儿臣当时受到不明袭击,元气大伤,昏迷过去,等到醒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虚弱无比,似乎全部的境界已经退化,变成真仙也不如的境界啦,而且被人控制,我的身体虚弱无比,就是拜此人所赐。”

    “谁?”

    “此人自称王中流,来自于神族。”

    薛冲虽然只是淡淡的说出这些话,可是在玄穹高以及太辛高灵这些人的眼里,那就是晴天霹雳一般。此人对玄穹高造成了什么样的伤害,天下所有人都清楚。

    玄穹高心中想的是:难道朕在攫取老三本命元气的时候,王中流也趁机向老三下手?

    嗯,倒是大有可能!王中流阴险毒辣,至今居然连他的真面目也没有见到过。

    玄穹高很快在自己的心中下了判断。

    “居然是他?”

    “是的。当儿臣知道这一点之后,明白自己无法幸免,破口大骂,以求速死,可是这恶魔不仅没有恼怒,反而称赞儿臣有骨气,说是看穿了儿臣求死的目的。我就问他究竟想要干什么?他说我已经是他砧板上的肉,告诉我也无妨,而且诱惑我说,只要我一切都按照他的意思,他将来会恢复儿臣的境界并且放了我。儿臣当然不相信他的鬼话,可是儿臣也知道,既然被人所擒,如果想要脱困,也不能坐以待毙,只好虚与委蛇,假意答应了他,这段时间之中,王中流要我吐露了许多太子府的秘密,当然,他最想知道的是琅寰玉阁之中的秘密,可是儿臣拼死不说,我后来明白了他的险恶用心,之所以留着不杀儿臣,就是想要知道我天庭真正的秘密。”

    “做得好。”玄穹高的呼吸有点粗重。毕竟,有些东西,他不得不看重。琅寰玉阁的秘密和典籍,可以说是天庭的根本,社稷之重。

    “父皇明察,我被王中流囚禁在他的仙器之中,本来必死无疑,可是孩儿修炼了一门叫心灵力的功夫,总是可以保持自己最后一丝清醒,王中流厉害非凡,可是因为心灵力的存在,他总是无法完全的炼化我的神魂,让我存活下来,就这样,我和王中流之间,展开了长达三百多年的斗法,当他察觉儿臣心灵力神奇的时候,也想窥视儿臣这种神奇的功夫,终于没有下手直接炼化儿臣。我十分清楚,若是王中流舍得放弃知道琅寰玉阁和心灵力功夫的秘密,他是可以直接将我磨灭的,这样一来,儿臣侥幸活下来啦。”

    玄穹高不置可否,看着薛冲:“你究竟怎么逃出来的?你的这身武功怎么来的?”

    他有点不耐烦,而且似乎根本就不信薛冲的话。

    “儿臣还清晰的记得当我被王中流擒住的下一瞬间,地动山摇,一次伟大的爆炸产生,我现在已经知道了,就是世人口中所说的大崩灭,父皇,听江流沙和潘神侯后来告诉儿臣,那是您遭受了王中流的狙杀?”

    “你都知道啦,还问什么?说说你的事吧。”玄穹高冷笑。

    “是,父皇。当时我在王中流的仙器之中,大崩灭的时候受到重创,但是侥幸不死,我当时不明真相,还以为王中流不立即对付我炼化我是仁慈,现在儿臣当然知道啦,那是因为王中流在那一次爆炸之中也受到重创,很可能灰飞烟灭啦。”

    “什么?”玄穹高猛然从龙椅上站了起来。

    一股莫名的惊喜从他的脸上显现出来,使得他本来冷静的面容刹那之间充满激动:“王中流死啦?”

    “大概是的,父皇,若非如此,孩儿恐怕永远无法从他的仙器乾坤宝瓶之中出来,也无法修成这样一身武功。”

    “快说。”玄穹高大叫。

    “好,后来儿臣终于知道,王中流之所以不完全炼化儿臣,并不是他不想,而是他根本就不能!现在我出来之后一想就完全明白啦,原来和我在乾坤宝瓶之中一直战斗的人,不是王中流本人,他本人早已经死在大崩灭之中,而是王中流封印在乾坤宝瓶之中的一缕残魂。”

    太辛豁然开朗:“三太子殿下,我明白啦,是不是真的王中流死在大崩灭之中,他的残魂控制乾坤宝瓶想要炼化你,想要知道您的一切秘密,最后你反而战胜了他的残魂,逃出来啦?”

    “是的,大概是如此。不过父皇,王中流留下在乾坤宝瓶之中的残魂虽然并不强大,可是在大崩灭的爆炸中,我也受了重伤,若非是乾坤宝瓶的保护,也已经必死无疑,而乾坤宝瓶是王中流的本命法宝,他其身虽死,可是即使一缕残魂,也不是我可以抵挡的,就这样纠缠了三百多年,他炼化不了我,我也冲不出去,可是孩儿终归占有一点好处,那就是我留在乾坤宝瓶之中的乃是全部身体,即使受到重创,但是神魂的力量依然比王中流留守在乾坤宝瓶之中的力量强大一些,之前孩儿不熟悉乾坤宝瓶的秘密和使用方法,遭到了不小的打击,好在心灵力救了孩儿,每一次王中流都不能真正完全的炼化我,而且他还妄想从我的身上得到琅寰玉阁以及心灵力的秘密,这就导致了他的失败,在我心里力的一直摸索下,乾坤宝瓶的秘密渐渐被我搞清,到了两百年前,我已经完全不怕王中流,和他在乾坤宝瓶之中互相争夺资源,恢复实力,就这样,一百多年之后,孩儿的功夫成长到现在的地步,直到几个月之前,孩儿才终于奋起神威,一举将王中流的残魂杀死,破乾坤宝瓶而出,赶紧回到京城来见过父皇,报告喜讯。”

    “乾坤宝瓶何在?”玄穹高冷冷的问。

    “回禀父皇,已经毁灭啦!”

    “毁灭?这件宝贝能够在大崩灭之中保全你的性命,怎么可能毁灭?”玄穹高不信。

    “父皇,说起来这几百年之中还得感谢王中流的残魂,若不是他逼着我,若不是孩儿时刻有性命之忧,我的武功根本不可能成长到现在的地步,当我的心灵力窥视到乾坤宝瓶的秘密,王中流已经不能用之镇压我的时候,已经晚啦,他已经杀不了我,可是他知晓这一点,疯狂的想要杀孩儿,儿臣也是一样,最后这两百年间,我们就在这乾坤宝瓶之中展开了无尽的厮杀,谁也不敢耗费元气率先打开乾坤宝瓶之中的最终禁制抢先离开,否则的话会遭受致命的伤害,最终的结果,是孩儿活着离开了,王中流临死之前用全部的元气引爆了乾坤宝瓶的毁灭禁制,妄图和儿臣同归于尽,可是我的心灵力已经达到身变的层次,他杀不了我,我自然活下来了,这最后的一战,乾坤宝瓶灰飞烟灭。”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