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姿势男的无限奇妙之旅 》

第七卷:命运长夜!本应无铭的无名者 第306章:神速神剑 冥道奇招

    “这……就是你所掌握的最强力量?”

    吉尔伽美什的声音,冰冷中,带着隐隐的怒火

    ?他看着卫宫士郎手中那柄锈迹斑斑、刃口都有缺失、刀锷也多处破损的武士刀,深感自己被人愚弄了!

    ?此等废品一般,丢在地上都不会有人拾取的垃圾武器,竟成了对方口中的压箱底手段,他甚至打算以它来抵御自己的乖离剑?

    ?此时此刻,英雄王的心中骤然生出一股无明火焰,他好不容易才按捺住了动用王之财宝集射,将眼前这个少年轰杀至渣的冲动:对付这等破铜烂铁,无论是使用乖离剑还是自己的其他收藏,都太过抬举了!

    不过,面对他的质问,卫宫士郎却未选择回答。

    ?少年双手捧着生锈的武士刀,魔力涌动与流通之间,上面竟然多出了一些不一样的绿色纹路,在这些散发着荧光的痕迹出现后,它给人的感觉,莫名锋锐了许多,不再是一把连砍柴都嫌太钝的垃圾。

    ?“这是……附魔?”

    ?认为自己看了穿卫宫士郎用意的吉尔伽美什冷笑道:“对凡兵施加这等魔术手段,确实能够提升它的强度。如果所用术式特殊,甚至能对传说生物也造成一定的伤害。但是,这样的伎俩,是存在极限的!最多只能附加一次效果。你所持的武器,本身质地实在太差,就连抵御最低等的宝具,恐怕都有所不足。你要怎么做,才能用它来挡下我手中这柄足以斩裂世界的神兵呢?”

    ?“还未结束……”

    ?卫宫士郎终于说话了。

    ?短短几个字,引得众人重新将目光投到他手中那把生锈的武士刀之上。

    ?“……tc!”

    ?并非二度附魔,也不是强化,而是使用了投影魔术,随着他声音落下,当前的场地之中,多出了一大堆造型奇特的器材。

    ?卫宫士郎在众人疑惑而又不解的目光注视下,将生锈的武士刀放入了其中一个看起来十分古怪的圆形铁炉当中。

    ?当炉门关闭之际,整个铁炉都疯狂颤动起来,上方两个指示灯,开始在红蓝两色之间,来回闪烁个不停。

    ?众人透过透明的炉门可以看到,在那四方汹涌的魔法火焰当中,生锈的武士刀似乎正在发生着不同寻常的变化。

    ?不!与其说是‘变化’,不如说是‘蜕变’更为贴切。

    ?“士郎,你……”

    ?看着这一幕,远坂凛若有所思。

    ?她感觉自己好像明白了什么,却因为缺乏关键点的缘故,无法将整件事情串联起来。

    ?为了不妨碍到卫宫士郎,他们就这样静静的看着。

    ?滴滴滴滴滴……

    ?终于,停下了!

    ?疯狂闪烁的指示灯,最终在红色驻足。

    ?叮!

    ?一声轻响。

    ?炉门缓缓开启。

    ?在这一刻,所有人都不由得闭上了双眼。

    ?太耀眼了,夺目的粉色光芒,遮盖了一切视野!

    ?当最初的光芒褪去,映入众人眼中的……

    ?好吧,还是一把生锈的武士刀。

    ?可与之前不同的是,它原本锈迹斑斑的刀身上,除却通过附魔手段赋予的绿色荧光条纹外,又蒙上了一层粉色的闪耀光华,掩盖住了不少瑕疵。若不仔细注意本体的话,倒也有了几分神兵利器的模样!

    ?“这是……”

    ?ch不由得愣住了。

    他?生前作为一名魔术师,好歹也曾在时钟塔旁听过,哪怕在魔术方面的造诣有些蹩脚,相应的眼光还是有的。

    ?虽然说,这个世界的‘自己’,他所使用的手段有些独特,但剥去稀奇古怪的表面,只看本质的话,它毫无疑问就是强化魔术。

    ?ch没有想到的是,强化魔术竟然可以做到这等化腐朽为神奇的地步!在原本就已经通过附魔增强的情况下,再度改造一把武器,对它的强度进行了全方位的增强。

    ?现在,光以往常的经验来判断,ch可以确定,这把看似破烂的生锈的武士刀,已经足以同低级的d级宝具相抗衡了。

    ?这等手段,真是神乎其神!

    ?不过,在ch感叹之际,卫宫士郎并未停下手中的动作,他又取出了一大堆让人看不懂的事物,接着之前投影的仪器,仿佛历史重演一般,开始了新一轮的强化大业……

    ?嗯,如果是一个游戏发烧友在现场的话,大概就会看到这样的一连串字眼——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增幅至+15,赋予异次元力量。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锻造至+8,赋予额外独立攻击力。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洗练卓越加护,为持有者提供额外抗性,速度,攻击。

    卫宫士郎使用打孔器,在生锈的武士刀上开孔,可以额外镶嵌特殊物品。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镶嵌8级真护甲穿透宝石,8级真生命宝石,8级双色宝石,破甲及防御属性大幅度提升。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强化至金冠,赋予50%额外攻击加成。

    卫宫士郎使用武器开光大宝鉴,为生锈的武士刀增添8个真言位。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镶嵌8个十方俱灭五阶高级真言,大幅度增加斗志,命中率,火属性强化。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贴上‘无上印’,小幅度增加意志属性,抵御精神攻击抗性增加。

    卫宫士郎对生锈的武士刀进行了神话再造,赋予神圣攻击特效。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镶嵌了宿命者卡恩宝珠,增加力量及物理攻击力。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重铸到+10,大幅度提升耐久度及锋锐度。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注入100%战魂,赋予’热血奋战‘被动技能。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涂抹祝福油,幸运属性+9,增加攻击上限。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使用了高级强化卷轴,略微增加武器坚固度。

    卫宫士郎对生锈的武士刀释放了’魔化武器’,大幅度提升破魔属性。

    卫宫士郎为生锈的武士刀举行了觉醒秘仪,赋予其一定程度的灵性。

    卫宫士郎对生锈的武士刀进行精神加持,大幅度增加它与持有者的契合度。

    卫宫士郎将生锈的武士刀改造,将它的固有等级提升至’对神武装‘级……

    “来吧,英雄王,我已经准备好了!”

    终于,一段时间过后,当卫宫士郎重新站在吉尔伽美什身前之时,他手中那把生锈的武士刀,已经看不出本来面貌。

    只见它浑身散发着五颜六色的光芒,上方附加的宝石、经文、真言、兽魂、祝福、附魔、增益、宝珠、加持特效,几乎就要将整个武器遮挡,将它化为一根荧光灯管!

    而且不仅仅是武器本身,就连卫宫士郎的周围,都被光环所包围,背后各种光影效果闪烁不停,稍微看看,就会晃花人眼。

    “哦?似乎变得有趣起来了……那么,就用你手中的这把垃圾,来取悦本王吧!”

    吉尔伽美什本能的感觉到了不妙的危机感。

    出于王的高傲,他还是不愿意承认,卫宫士郎手中那把原本只是破铜烂铁的生锈的武士刀,在一系列的手段增益下,已经有了媲美高级宝具,能够威胁到自己的力量。

    ch已经彻底陷入了呆滞。

    是的,投影魔术是存在上限的,无论再怎么精修,最多也只是无限接近原品,而不可能等同于原品,更别说超越原品了。

    受限于‘无限剑制’投影之物的强度,ch在面对其他对手之时,往往是选择以数量取胜。

    他真的没有想过,还有通过附魔、强化等手段,继续加强自己武器,用来对抗高位宝具的途径!

    我怎么就没有想到呢?

    ch总觉得自己似乎错过了不少东西。

    当然,在这一刻,他已经彻底忽略了,自己并没有其他世界知识,就算想要学卫宫士郎这么做,也根本做不到的这个事实。

    而与他相同表现的,还有一旁的远坂凛。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

    他山之石,可以攻玉。

    此时此刻,远坂凛终于明白,为何自家的祖师宝石翁‘基修亚?泽尔里奇?修拜因奥古’为何会沉迷于探索平行世界了——或许,他也是在不同的世界中,见识到了不一样的风景吧!那些与本来所处世界不同的知识,实在具备让人欲罢不能的魔力。

    “那么……请做好准备吧……”

    “你知道……飞天御剑流么?”

    话音刚落,连半分声响也没有,不带丝毫的烟火气,卫宫士郎的身形消失在了原地。

    当他再次出现之际,已经出现在了吉尔伽美什眼前不足一丈处!

    此等近乎于缩地的神技,名为‘双龙闪’,依托特殊的技巧,将人的速度提升至当前极限的‘神速’,呈现出一种形似‘闪现’的效果。

    不过,英灵本身就是可以进行音速战斗的强者,在让人看来几乎无法辨识的可怕突进技巧,在吉尔伽美什看来,也不过是能让他稍微赞叹‘挺快’的速度。

    还未待吉尔伽美什出手,下一刻,身体放低,手持生锈的武士刀的卫宫士郎之身形,再次恍惚起来。

    不对!

    突然,吉尔伽美什的‘赞叹’之意,变成了另一种名为‘惊讶’的情绪。

    唐竹!

    袈裟斩!

    逆袈裟!

    左刺!

    右刺!

    左切上!

    右切上!

    逆风!

    刺突剑!

    眼前刀光闪烁之间,他转身看向身后。

    卫宫士郎静静的站在那里,收刀归鞘。

    不知何时,如盛开之花一般璀璨展开的防御宝具之上,出现了一道裂痕!

    没有声音,没有光影。

    如热刀切黄油一般,当与城墙防御等同的第一层护盾破裂之际,第二层的防护之上,又浮现出了另一道方向截然不同的刀痕,继续蔓延……

    终于,在死一般的静默之中,吉尔伽美什所构建的防御,彻底瓦解!

    而且,不单单只是炽天覆七重圆环……

    在远坂凛和ch、言峰绮礼惊讶的注视中,就连吉尔伽美什的身体、他所握着的乖离剑,都开始了缓慢却又无法逆转的崩溃。

    “赢……赢了!?”

    远坂凛有些无法相信。

    这一战,怎么会如此轻松?

    传说中的的最强英灵之一,王牌中的王牌,就这样一个照面被士郎他解决了?

    远坂凛只感觉自己是不是在做梦:“ch,你快捏捏我的脸!”

    下一刻,她才被脸颊处传来的疼痛所惊醒,发现眼前这一切竟然都不是梦境。

    “别高兴的太早了!”

    ch轻轻揉了揉远坂凛被捏出红印的脸颊,看着场中,一边皱眉,一边给有些兴奋的她泼冷水:“那个家伙,怎么可能会以这样可笑的方式退场!”

    下一刻,他的猜测得到了证实。

    空气之中,又出现了一连串金色的涟漪。

    “我许久没有遇见像你这样的对手了……”

    从空处现身的吉尔伽美什声音很轻,却带着认真:“卫宫士郎,我不得不承认,作为一个凡人,你给了我很多的惊喜……”

    “可惜,结束了!”

    说罢,吉尔伽美什身后的金色涟漪当中,骤然伸出十数道闪耀着金属光泽的锁链,它们仿佛有着独立生命一般,径直朝着卫宫士郎的周身缠绕去。

    “这是吉尔伽美什的宝具,天之锁……”

    ch对远坂凛解说道:“它对于拥有神性的对手来说,是天生克制之物!你所拥有的神性越多,它对你而言,就越发的坚不可摧。而对于没有神性的人来说,不过是一条普通的锁链而已。剑神之名,仅是称号,并不会赋予神性,为什么天之锁会对那个‘我’有所感应呢?难道说,在这个世界上的我,和哪位真神有什么接触,以至于沾染了一丝神性?”

    “那你还不去帮他?”

    远坂凛倒是有些紧张,担心卫宫士郎遇险。

    “这倒不用,他并没有沾染太多神性,天之锁对他而言,也就只是比较坚固的锁链罢了。起不到一锤定音的作用。”

    ch看着场中:“你看,他已经摆脱束缚了。”

    ——月相天陨!

    果然,在刀光笼罩之下,数根锁链还未将卫宫士郎捆住,就已经被道道飞射而出剑气斩断,跌落在了地上。

    不过,卫宫士郎的表情有些凝重。

    他终究还是慢了一步!

    短短瞬间,或许对常人而言,这一闪即逝的机会,根本无足轻重。

    但是,作为身经百战的英灵,吉尔伽美什又怎么会错过这等良机?

    抓住卫宫士郎回防的细微破绽,吉尔伽美什高高举起了右手中的乖离剑。

    在魔力注入之下,圆柱状分为三段的剑身,开始互相逆向转动起来。

    随着剑身的转动,一股风压,开始笼罩在了它的周围。

    在它的影响之下,就连整个剑界,都像是地震一般,开始了缓缓震动,似乎是明白了自己即将毁灭的结局!

    “天地乖离……”

    王的声音,在这片空间中回荡。

    “……开辟之星!”

    终于,吉尔伽美什出剑了!

    红黑色的剑风,裹挟着空间破碎的势能,向着还站在原地的卫宫士郎冲刷而去。

    “真是绮丽啊……”

    言峰绮礼看着这一幕,露出了愉悦之色,面对毁天灭地的攻击,不闪不避。

    而另一边的ch则是脸色大变,竭尽自己的魔力,不顾一切投影出了强度远胜过往的炽天覆七重圆环,一把抓住远坂凛向另一侧躲开,试图规避乖离剑的正面打击。

    “破碎空间,制造断层,以此来攻击的手段吗……”

    一步迟,步步迟。

    已经被乖离剑彻底锁定的卫宫士郎站在原地,一动不动,并没有躲闪的意思。

    “刚好……我也有涉及此道的剑技啊!”

    话音刚落,卫宫士郎手中那柄生锈的武士刀,竟然迎风见长,猛的变化为了一柄一人之高、刀身宽绰的獠牙之剑!

    事实上,ch的认知没有错误。

    一般的武器,并不能够承受多重的强化、附魔、增幅、镶嵌、开光,卫宫士郎所投影的这把看似破烂的武士刀,实际是是另一个世界有数的神兵利器,本身就是材质特殊,具备无限成长性的妖刀……

    ?它即为天下霸道三剑之一。

    ?其名为……

    ?——铁碎牙!

    ?随着魔力蔓延,顷刻之间,卫宫士郎手中的妖刀,已经染上了一抹如星空宇宙一般的深邃,莫名的力量引导着他,看向空间中的种种空隙。

    ?他也出刀了。

    ?双手把握着的铁碎牙,在空间风暴自四面八方袭来之前,在他身前划过一道弧线。

    ?这一刀看起来十分普通,平凡无奇。

    ?可就在下一刹那,一道裂隙,在他面前打开了。

    ?黑色……

    ?只有黑色,也唯有黑色!

    ?吉尔伽美什的眼中,尽是一片黑色。

    ?这让他不由得想起了过去一些不舒服的记忆,只感觉一阵恶寒。

    ?冥道满月破,本是一种打开冥道,送妖物往生的神技。

    ?型月世界存在冥界,但是,卫宫士郎作为现世的生者,受到规则限制,根本无法与之沟通。于是他便在修习之中,将这一招式做出了少许改动,将目标的终点,由冥界的轮回往生之所,变成了冬木市灵脉之下,名为此世一切之恶的黑泥淤积之处……

    ?只见通道另一侧的黑泥还未开始泄露,便正面迎上了乖离剑足以破碎空间的剑压冲刷!

    原本汹涌而出的黑泥,竟然被硬生生的压制了回去!

    ?这一幕,并没有持续太久。

    ?当打开的冥道之圆恢复,一切又重归平静。

    ?所有的剑风,都已经被转移了。

    ?下一刻,卫宫士郎手中的武器,从尖端开始,一点点破碎,直到彻底消失,化作无数光点四散……

    ?“使用的耐久度。还是差了些。”

    ?看着空空如也的右手,卫宫士郎若有所思。

    ?这一招可谓驱虎吞狼,一石二鸟,短时间内,柳洞寺地底的那些令人作呕的东西,应该不会有什么异动了!

    ?“居然……挡下来了!?”

    ?见着这一幕,ch眼珠都要惊的掉下来的。

    ?大家都是卫宫士郎,凭什么你这么吊啊!?

    ?“有趣。”

    ?言峰绮礼的嘴角微微翘起。

    ?“士郎居然这么强……”

    ?远坂凛也被惊到了。

    “……”

    ?吉尔伽美什站在原地,他用红色的眼睛看着卫宫士郎。

    他没有做出下一步的动作,似乎在想着什么。

    “卫宫士郎,你……”

    良久之后,他方才意味深长的说道:“原来也和我一样啊……”

    卫宫士郎闻言,身体微微一震:“什么意思?”

    吉尔伽美什并没有回答他,而是转身,进入了一片泛开的涟漪。

    “下一次!下一次见面之时,就是最终的决战了吧,剑神miy……”?

    (ps:大概快完本了……不过,鬼知道我得写到啥时候……)

登仙门环环仙道守护甜心之血泪凝丝末年之光请回答二零一四都市近身王者四大美男的绝色公主剑与勇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