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丰臣遗梦 》

第四三八章 元服

    原计划在正月初六举行的元服礼,因前田利家身体的缘故一直拖到了三月二十八日才在伏见举行。在典礼现场,当前田利家被前田利政和前田利常兄弟二人搀扶着缓缓走进大殿时,秀保心中不禁泛起一丝同情和尊敬。

    虽说与历史上相比,前田利家足足多活了两年时间,目睹了会津大战前的纷乱和战后的重新洗牌,前田家也在秀保的力保和前田利政的努力下实现了平稳过渡,照理说应该是了无遗憾。可面前这位辅佐丰臣秀吉成为天下人的最强与力,真的就此满足了么?显然不是,目前的情况只能说是完成了“自保”,保住了前田家在新时代的地位,可丰臣秀吉的临终托孤呢?辅佐秀赖成为天下的主宰,永葆丰臣氏江山稳固的誓言呢?他已经做不到了,与其说是没有时间撑到秀赖长大成人,倒不如说没有能力兑现当初的允诺。

    如今的天下,大老奉行已成过去时,新的制度、新的机构正在有条不紊地建立,秀保以后见的名义将自己的势力不断渗透到日本的各个角落,对中枢的掌控和对各地大名的控制不断加强。此时,天下已经没有人能够和他一战了,即便秀赖依靠坚城振臂一呼,号召那些深受秀吉恩泽的大名全力出战,且不说未必能改变现状,说不定还会激怒秀保,直接对大坂的宗家取而代之,彻底捅破这层窗户纸,从幕后稳稳当当地站到台前来,猛地一跺脚,从此旧制度分崩离析,新制度正式开始。

    想到这里,前田利家似乎不应该感到遗憾,反倒是应该感到幸运了。此时此刻,外样大名实力大减,不再对丰臣氏构成威胁;秀赖表面上仍受到大名们的尊重,继续顶着少主的头衔号令天下;淀姬也在众多侍从的簇拥中、在秀保给予的充足财力的支持下,依旧享受着高贵的地位和奢华的生活,宗家的一切似乎都和丰臣秀吉在世时一样——除了权力。

    此时离开人世,对前田利家来说算是种体面,毕竟在他的“辅佐”下,丰臣政权仍在延续,对秀吉的在天之灵也算是种交代;若自己真的再活个一二十年,谁知道这天下会是怎样的呢?

    “是时候离开了,不能让太阁久等啊。”望着站在自己面前风华正茂的秀保,和他那三个聪明伶俐的孩子,以及两侧那些既熟悉又陌生的大名,前田利家微微一笑,一边轻捏着竹王丸肉嘟嘟的小手,一边自言自语道:“权当给新时代开个头吧。”

    仪式进展的很顺利,作为嫡子的竹王丸首先元服,在乌帽子亲前田利家和众大名的见证下,正式取名秀满,是谓羽柴秀满,通称丰臣秀满。满字源自秀保尊崇的室町幕府第三任将军足利义满,寓意便是希望竹王丸能戡平乱世,成为有为之主。

    其次是庶长子雪千代,其母是最上义光最为疼爱的女儿,当年多亏秀保从中周旋,方才避免被连坐斩首的厄运,对此最上义光父女一直心存感激。如今最上家以知行五十四万石,仅次于伊达政宗和蒲生秀行成为东北第三大势力,更是对秀保感激不尽,在这种情况下,雪千代自是成为联系大和丰臣氏与最上氏的一条重要纽带,他的元服礼上,最上一族尽数出席,足以看出最上义光的重视。

    担任雪千代乌帽子亲的,不是别人,正是秀保的义弟、坐拥会津六十万石知行的蒲生秀行。之前因为家中骚乱,被秀吉从九十二万石减封到了下野壬生、信浓川中岛二十三万石,好在秀保的支持和帮扶,会津合战后重新返回若松城,领地也增加到了六十万石,仅以两万石之差位居伊达政宗之后。

    秀保这么做的原因很简单:东北是秀保藏入地最少的地区,现如今只能依靠外样大名相互制衡来维持地区的稳定。目前陆奥已经形成三强之势,虽说三家知行相差不大,但内在还是有所区别的。最上义光的领地被上杉军横扫大半,损失惨重,已是外强中干;蒲生秀行离开会津多年,家臣多有离散,川中岛一战又损失了蒲生赖乡等一干重臣,领内的治理和秩序一时难以步入正轨;而伊达政宗在会津与上杉军的大战中并未伤筋动骨,且在当地根基深厚,素有野心,这才是秀保重点防范的对象。

    秀保此举,便是希望密切蒲生秀行和最上义光的关系,撮合两家借此机会联合抗衡伊达政宗,同时,自己也会在伏见给他们提供强有力的支持,从而实现陆奥地区的和平与稳定。

    此番元服,蒲生秀行为表重视,在与秀保商议后,将自己祖父、蒲生氏中兴之主蒲生贤秀的“贤”字赠予雪千代,后者则正式取名秀贤,是为丰臣秀贤。见证这一幕的最上义光很是满意,心中也更加坚定了与蒲生氏结盟的决心。

    至于年仅三岁的松千代,乃是秀保与樱姬所生。当年浅野长政为了拉拢秀保请丰臣秀吉从中撮合,硬是将樱姬塞到了秀保府上,樱姬喜好风雅,向来瞧不上这些喊打喊杀的武士,况且秀保还是以婿养子的身份入主大和丰臣氏,一开始自是与他保持距离,终日与琴棋书画为伴。

    但所谓日久生情,相处久了难免也是会有些情意的,不然这松千代又从何而来呢?不过比起其他几个妾室,樱姬算是最不受待见的一位了,不过看在浅野长政的面子上,秀保还是大致能做到公平对待。因此,这次元服典礼,秀保也让松千代一并参加,而他的乌帽子亲,也是很有分量的,那乃是位居七司之首的武卫司司判加藤清正。加藤清正以自己的“清”字赐予松千代,正式为其取名秀清,是为丰臣秀清。

    此时此刻,明眼人都能看出秀保的安排:秀满是嫡子,由前田利家担任乌帽子亲,自是能拉近大和丰臣氏与天下第一外样前田氏的关系,这便是所谓的“强强联合”;秀贤则是充当拉拢东北外样大名的纽带,对其他外样起到警示和提醒的作用;秀清就更明显了,纯粹是为了拉拢以加藤清正和浅野长政为首的尾张派,毕竟他们在会津之战中是立下赫赫战功的,威望和实力必须予以重视。

    至此,元服典礼几近完成,在众目睽睽下,自己的目的也尽为各路大名所知,随着人群逐渐散去,秀保终于忍不住小跑到阿江身旁,轻轻抚摸着她那隆起的肚子,微笑着对未来开始了新的盘算。

    。都来读m.

圣光浮屠强者为尊变成野生大土豪铁血苍龙魅皇记黑铁时代影视位面抽奖传盛唐极品纨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