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凡世歌 》

第十四章 最恐怖的是未知

    世上最恐怖的——是未知!

    置身于未知环境下,身上的压力是寻常时候无法比拟的,这会拖累你的脚步,会拖垮你的身体。

    沈飞是一个无所畏惧的人,大多数时候选择隐忍只是不想惹事,仍然被此岛搞得焦头烂额,仍然在心中产生了一丝压力,未知带来的压力!人的本能反应。

    巨大的枝蔓悄无声息地延伸过来,来自四面八方,来自恐怖而未知的源头,如同黑色的潮水,带来恐怖的阴霾。

    这些枝蔓的巨大让人感觉拥有它的生物应该有着山峦大小的体型,却又能像蛇那样悄无声息地前进,简直恐怖至极。

    沈飞面对它们,渺小而脆弱,仿佛被群狼围住的小羊,早点死去反而是一种幸福。

    然而,沈飞和普通猎物不一样的地方是,哪怕猎手是最顶尖、最凶狠的,他也会无所畏惧的还击,给予对方尽可能多的伤害。

    晚夜风凛,孤月倒挂!

    整个世界充满恶意地扑向沈飞,他一个人独面整个世界!

    这种情况过去已多次出现,沈飞早已习惯,或许,他要走的本就是一条充满荆棘的道路吧。

    “滚!”黑色的“浪潮”涌来,沈飞一动未动,从胸腔内发出了一个字“滚!”,只此一字。随着这一字的吐出,洪水般涌来的巨大枝蔓蓦然冻结在原地,紧接着更是受到一股强大冲击力的袭击而支离破碎地倒飞出去。

    沈飞释放的罡气早已不再普通,那是剑罡,能够撕裂万物的剑罡。

    巨大的枝蔓支离破碎,潮水般的攻势戛然而止,很明显,这仅仅是一次试探,前来进攻的枝蔓有形无实,没能和整个岛屿连为一体,甚至不如之前遇到的花圃来的强大。

    一次浅显的试探代表着沈飞的行踪已经被发现。紧接着,杀招到了,巨大的枝蔓后退到一定距离,便稳住退势,站稳了阵脚,被剑罡斩碎的部分脱落,露出更加坚韧翠绿的外衣。

    与此同时,六只身高五米的独眼凶兽在体型小些的枝蔓簇拥下走来,他们每走一步都发出“砰”的一声,更造成地面晃动。独眼巨人全部有着绿色坚硬的皮肤,它们的外皮就如同粗绳编制的麻袋是一层层的,从远处看都能看到粗糙的纹理,它们有着呲出嘴向上弯曲的獠牙,有着横着的独眼和残缺不全的犄角。它们全部赤足,足腕上固定着金属圈,膝盖略微有些弯曲,并不影响正常的移动,手掌粗大肥硕,手中抓着金属材质的狼牙棒。

    独眼巨人看起来高大、凶残,但智商应该不高,歪斜的嘴角流下黏糊糊的唾液,表情痴痴傻傻的,都是服从命令的傀儡。

    沈飞在山上的古籍中看到过相关记载,书上说:独眼巨人是群居动物,有数个分支,从远古时期便存在了,繁殖能力强,力量大但智商不足。独眼巨人外形与人类接近,有着对称的四肢可以直立行走,可以抓举扛握,万年以来,它们都是统治者最忠实的打手,只要能用武力征服,再保证给予充足的食物,这些巨人便会唯命是从。

    独眼巨人是没有忠诚可言的,它们只信奉强者,这一特点令它们种族虽然不够杰出,但繁衍至今。万万想不到会在这里被沈飞遇见。

    六个身高五米的独眼巨人,每人手持狼牙大棒,气势汹汹地向着沈飞走来。

    看到这些大家伙沈飞反而露出一丝笑容,这是他在岛上看到的第一个活物,不算是件坏事。

    “你们的主人在哪里。”古籍记载独眼巨人虽然智商很低,但属于灵兽范畴,可以对话,可以交流。

    可惜,沈飞今天遇见的没有这个能力,或者说压根不愿意理睬沈飞,不愿意回答他的问题。

    六只巨兽气势汹汹地冲来,越走越快,高举狼牙棒兜头罩下。它们六个行动非常一致,狼牙棒一齐举起同时落下,形成一张网,锁死了沈飞的所有退路。

    此刻的沈飞仍然维持原地端坐的姿势,面对杀气腾腾的攻势神色如常,他见惯大风大浪,早已可以游刃有余地出入各种险境。

    只是心念一动,海量的花瓣便凭空出现,凝聚成一面墙壁扑向袭来狼牙棒的交汇处。

    只听“轰”的一声,两者同时巨颤,狼牙棒的下落势头被看似弱不禁风的花瓣墙强行止住!沈飞露出微笑:“原来以柔克刚的本领自己早已掌握!”

    小小的花瓣柔嫩脆弱,是世上最微不足道的存在,沈飞能够掌握它,能够将它化作武器,进可攻,退可守,可见早已掌握了以柔克刚的方法。柔和刚,便是阴和阳的一种表现方式,代表着事物的正反两面。

    花瓣云飞舞,它们原本是五颜六色的,经历了帝都血战之后,沈飞将其他杂色剔除,现在的花瓣云有了统一的颜色——血色!

    随着阅历的加深,沈飞越发觉得,血是这世上最美丽的颜色,血液流过的地方将成为黑暗人间的光明之路,将通向触不可及的彼岸。

    血红的花瓣飞舞,仿若鲜血在人间绽放,预示着血战的惨烈,预示着前路的艰难,预示着一个血腥的未来。

    当大事件发生,行走在九州大地上的年轻人们纷纷寻找到自己的位置,最光明的未来,同时也是最血腥的未来便会到来;到那时,黑暗的人间将被点亮,尸山骨海铺就天梯,直达云的彼端。

    战!与天斗,与地斗,与人斗其乐无穷!

    沈飞越发好战了,战斗和杀戮带来的畅快令他欣喜若狂。

    血色花瓣飞舞,那些看似柔弱的东西实则是一把把锋利的刀,在拦截了独眼巨人第一波的攻势后,便各自飞零,在巨人厚实坚硬的躯体上留下永不磨灭的伤痕。

    “嗷嗷嗷!”独眼巨人吃痛狂啸,更加努力地挥舞狼牙棒攻击沈飞。

    “愚蠢的生物,非要面对死亡才能意识到与我之间的差距吗!”沈飞笑容转冷,右手蓄力抬起。伴随着他手臂的上扬,海量的花瓣从未知的地方出现,分毫无错的割开巨人的指关节,戳瞎巨人的眼睛。眼睛是巨人身上最薄弱的地方,是坚硬外皮唯一不能覆盖到的区域。眼睛被刺瞎后,绿色的血液喷泉般狂涌,巨人扔掉狼牙棒,万分痛苦地抱住伤口哀号起来。

    沈飞站起,过去的他一定会在此时伸出援助之手,一来能够收买人心,二来符合自己宽仁的性格。

    但今天,他没有这样做,他站起之后带来的是一阵死亡之风,他的身上缭绕着死亡的气息,他的眼中潜伏着对于死亡降临的期待。

    沈飞早已不是过去的沈飞,一次又一次地挫折令他变得疯狂,变得不再是原来的自己,忘记了初心,也忘记了本意,让他享受于杀戮带来的极致欢愉。

    沈飞往前迈出一步,死亡的风随之涌出,令身高五米的庞然巨物暂时忘记了痛苦,夸张地打了个寒颤,充满戒备地面向沈飞所在的方向。它们失去了视觉,但没有丧失本能!

    沈飞举起右手,在他那那粗糙细长的手掌中凝聚着一把看不见的气剑。他改为双手握剑,垫步上前,身姿诡异而缥缈!

    一式有去无还顺势而出,百战之剑劈斩,一往无前的气势令周围的枝蔓颤抖一瞬。

    电闪雷鸣之间,沈飞来到独眼巨人的身后,飘然落地,松开了手中的气剑。在气剑完全消散之后,六个独眼巨人全部倒地,胸口留下致命伤,血液倒灌堵死气孔,即便华佗在世也无力回天。

    凶神恶煞的独眼巨人就这样轻而易举的死了,死在沈飞第一次出剑后,死前没有痛苦,因为死亡来的太过突然。

    先定个小目标,比如1秒记住:书客居

霸宠秘密娇妻全职鬼才天赐钻石甜心极品秘书风流情豪门宠婚:酷总裁的新欢我是我妻医嫁彼世传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