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千两百八十九章 监狱(下)
    正当斯莱恩等人瑟瑟发抖感到不知所措时,巴布却把自己的气势收了起来,并换上了一副笑脸,和蔼地说:“诸位,你们是我的哥哥雇佣来的,但是既然你们已经订立了协议就得听我的命令行事,否则非但得不到酬劳还得受罚,懂得了吗?”

    “是,巴布大人。”众人赶紧答道,在见识过他的实力之后,几乎所有人都对他感到畏惧。

    “呵呵,很好,我说说你们的工作吧,你们的主要工作包括监狱的守备和照顾奴隶两项,如果想要结束自己的工作,必须提前一个月给我说明,顺便提醒你们一下,在我的监狱干满三年才可以申请离开,这在合约上应该都写明了。”

    “是的。”众人答道

    “好,你们可以到一楼的领班库托诺那里,他们会安排你们的具体工作。”

    “是!”

    众人离开了房间,战晨走到斯莱恩跟前说:“大哥,我们到底要在这里干多久呢?”

    斯莱恩笑道:“刚才巴布不是说过了吗,至少要做满三年,你想像一下,一年我们能拿到六千五百极品星石,三年就快两万了,这笔钱够我们花上好长一段时间了,你刚来吉恩星不久,相信正需要这笔钱吧。”

    战晨皱着眉头说:“我只是感觉那巴图鲁和巴布都非善类。”

    “呵呵,战晨你别想太多了,佣兵是不会放弃报酬丰厚的任务的,不管委托人是善是恶,我们只要有钱挣就行了。”

    “我知道了。”战晨只得这样说到。

    一行人又来到了一楼并找到了库托诺,库托诺也是蓝铃星人,在了解了他们的基本情况以后就给他们排了班,并且还给他们安排了宿舍,他们就暂时在监狱内安顿了下来。

    战晨也分到了自己的房间,在高塔五楼一个角落里。来到房间之内,他四处查看了一下,发现这只是一个布置的极普通的房间,除了几件家具以外就别无他物了,连修炼室都没有,当然到这里几乎每天都要工作,自然也没有什么闭关修炼的时间。

    于是,战晨一头躺在床铺上,开始遐想起来,他在想些什么呢?自然是自己在亚提纳见到的那些奴隶的凄惨状况。修者,是何等自在的存在,如今却被人用铁索锁住在市场上随意售卖,而且其中的大部分还是自己的同族,别的人可以对此熟视无睹,但战晨却做不到。

    “假如能有机会,我一定要将这些奴隶全部都解放出来!”战晨想到。

    这是一个大胆而可怕的念头,战晨很清楚自己如果这么做了将面临什么,所以他也三思而后行。

    一夜休息直到第二天,战晨便开始了一天的工作,他到的第一份工作就是深入地牢第三层进行巡逻。他先是来到了领班库托诺处集合,然后就跟着与他一同执勤的进入了地下。

    踏着螺旋楼梯不断深入阴森的地牢,而且周围都是自己不认识的冒险者,战晨有一种压抑的感觉,恨不得马上就发泄出来。

    就在这时,一个长着一对触角的亚人族朝他靠了过来,并且问道:“喂新人,你叫什么名字。”

    战晨回过神来,出于礼貌答道:“我叫战晨,你呢?”

    “拉莫斯维斯。”

    “你是什么星人?”

    “我的故乡是一颗叫做孔吉拉奥的行星,我的同族都自称自己为圣角人。”

    战晨勉强地笑了笑,这些亚人族的种族、名字让他记得都有些头痛了,总觉得怪异。

    “呵呵,你们人族人不长来我们这里接活儿干,干也干不久的,多半都是因为受不了了,所以我看你一个人族来这里感觉很稀奇。”拉莫斯维斯又说道。

    “为什么我们人族在这里干不久?”战晨自然又问道。

    “那是因为这里关押的奴隶大半都是你们人族的,大多数人都不想多看自己的同胞受苦受难不是。”

    战晨眉头一皱,没说什么。

    这时候,他们已经来到了地牢三层,进入地牢之后,战晨就闻到一股臭味,接着便看见一排排的铁笼呈现在了自己的眼前,铁笼里面关押着形形色色的奴隶,果然大部分都是他的同胞,其中不仅仅只是年轻貌美的女子,还有相当一部分男子,甚至有老人的存在。

    除了人族以外,他还看到了不少亚人族、以及妖族,他们也都被共同关押在这个地方。

    就在这时,负责这次执勤的领队转过头来对他们说:“诸位,你们的任务还是老样子,负责在第三层各个区域巡逻,顺便检查一下那些奴隶身上所佩戴的镣铐有没有被损坏,你们知道的,虽然这些家伙被锁住了,但是他们很不老实,一旦被他们挣脱了束缚就会有大麻烦,到时候出了问题,我们都有责任。”

    “明白了队长!”一帮人纷纷答道。

    然后大家便散开,开始在第三层巡逻,战晨边走边看,发现这里的奴隶境遇十分凄惨。他们大都衣冠不整,手上带着沉重的枷锁,这些枷锁上刻着限制力量的强大禁制,一旦带上它们,即使是强大的地星境强者也会如婴儿般无力。

    拥有力量的人一旦失去力量会是什么感觉,曾经也做过囚犯的战晨深有体会,所以他看见有些奴隶正疯狂地在墙上、铁栏上猛砸自己的手铐,企图将手铐给破坏,可惜这注定是徒劳无功的,那种手铐不知用什么制成,坚固异常。

    就在这时,跟着他一起巡逻的拉莫斯维斯对着牢笼吼道:“别敲了,难道你们想吃苦头吗?”

    奴隶们这才停止了敲击,然后乖乖地坐回了地面,然后拉莫斯维斯对战晨说道:“战晨,我们平时的工作就是监视这些奴隶,以免他们破坏枷锁牢笼然后逃跑。”

    战晨说:“我看他们都被牢牢地锁住了,根本就施展不开,要怎么逃跑呢?”

    “你别小看这些奴隶,他们中有不少拥有特殊神通,即使力量被限制了,如果没有我们监控,照样能够逃脱,以往就发生过类似的事件,经过那件事后,巴图鲁才花钱雇佣我们这些冒险者给他看管奴隶。”

    “类似的事件,你是指什么?”战晨自然好奇。

    “你想知道,那好,我告诉你,别的都不说了,就说最严重的一次,那是发生在监狱最深层,一个拥有恒星境的奴隶暴走,差一点将整座监狱都毁灭了,得亏我当时没在这里工作,要不然有可能也会丧命。”

    “恒星境的奴隶!恒星境强者手段通天,怎么会被抓了当奴隶?”战晨惊道。

    “怎么不可能,要知道巴图鲁本身就有三星恒星境的修为,要制服一二星恒星境强者也不在话下,我们这位老爷胆大可是出了名的,没有什么钱他不敢挣,自然也包括买卖恒星境强者。”

    “那么有人买吗?”战晨不由又问道。

    “怎么没人买?主仆契约的效果你是清楚的吧,只要你能与恒星境强者订下主仆契约,即使你只有准星境的修为,一个念头都能让恒星境强者屈从,这对修为低的一些人具有巨大的诱惑力。”

    “那么买一个恒星境强者要多少钱?”

    “呵呵,那自然是我们不敢想的一个数字了,像我们这些底层修者就不要去奢望了,还是老老实实地挣钱,提升修为实在。”

    “拉莫斯维斯,那么是不是越晚深层,奴隶的战斗力越高呢?”

    “是的,越晚深层我们所配备的守卫的实力也越强,下层不仅住着奴隶,还住着相当一部分星兽,巴图鲁除了做奴隶生意以外也贩卖灵兽,这都是一本万利的买卖。”

    战晨点了点头,说:“我看见排班表上也安排了一些人专门照看星兽。”

    “是的,这也是个辛苦活,星兽的习性各自不同,有的奇珍异兽还特别娇贵,稍微不注意就容易死。”

    战晨笑道:“竟然还有这种星兽,在我的印象中星兽都是战力强大,生命力顽强的存在。”

    “战晨,你经历还是太浅了,宇宙之大无奇不有,有些奇珍异兽本身不具备什么实力,是专门供人赏玩的,它们的价值也丝毫不逊色于那些强大的星兽,这就叫做物以稀为贵。”

    “这我是相信的,有钱人的消费观念和我们这些人就是不一样。”

    “是啊,所以我最怕安排我去照看那些奇珍异兽了,如果弄死了,倾家荡产都不够赔的。”拉莫斯维斯叹道。

    战晨看他愿意与自己交谈,又问了许多关于地牢的消息,算是对整个地牢有了个大致的了解。

    一天时间很快就过去了,然后他就回去休息,然后隔了一天又去巡逻,日子在波澜不惊中度过,很快就过了一个月。在这一个月间,战晨先后到监牢的第三层、第四层和第五层巡逻,也通过各方面的了解对整个地牢的结构有了个初步的了解,甚至和一些被囚禁的奴隶都混熟了脸。

    在他的心中始终有个想法,那就是自己要如何能够将这些地牢中的奴隶解救出去。当然这个想法只是停留在他的脑海中,他从未给任何人说起过,因为这听起来太不切合实际了,也不是他一个小小的五星地星境强者所能够做到的事情。

    想做的事情偏偏又做不到,每当看到那些奴隶的惨状后战晨总是很苦恼,巴望着尽早结束这次任务,于是一天在结束工作后他找上了恰巧在休息中的斯莱恩。

本站所收录玄幻小说言情小说网游小说等各类小说作品、社区话题、书库评论及均为网友上传与本站无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