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目录

《 道魔传 》

一三一零、梦?

    忽然听到星辰的声音道:“我加个结界,不让他偷看。”

    韩一鸣道:“他现在还想对灵山不利么?”

    星辰并不言语,过得一阵,道:“我给你指一处地方,他想要与灵山灵力相通,你就用我给你的地方来与他灵力相通。”

    韩一鸣道:“他想要借灵山之力来壮大他的门派么?”

    星辰道:“非也。”

    韩一鸣道:“那他与灵山灵力相通于他的修为有益?”

    星辰叹了口气不再说话。

    韩一鸣四周看了一回,这回再没看到元慧的眼眸,只有无名依旧将那异铁反复锤打,一次又一次放入炉火当中锻烧。

    沈若复的呼唤时远时近,却一直走不到这里来。

    他才将灵芯送回去,一定识得到这里的路,可他却走不近来,是星辰的结界么?

    忽然韩一鸣心中一动,道:“星辰,你就在这里是么?你为何不救她?为何不拦住她?我拦不住,但我知晓你定能拦住!为何你不出手?这是何因?”

    星辰只道:“掌门,我并不在此间,我只是看到了。我如何出手阻拦?”

    韩一鸣郁闷之极,想要说话却再说不出来,只听星辰道:“元慧掌门若是问起何时可以与灵山灵力相通,掌门便告诉他,八十日之后便可。”

    韩一鸣听到“八十日”时,愣了片刻,道:“他会依么?”

    星辰道:“掌门到时都不一定会见到他,只需将这个消息传给同门,由同门转达便可。”

    韩一鸣想了一想道:“我到时不在灵山么?”

    星辰淡淡地道:“掌门在不在灵山都不必见他。这些事都要掌门亲力亲为,那掌门累得过来么。”

    几点火星迸到了韩一鸣面前。

    韩一鸣盯着火星看了片刻,道:“星辰,我想不明白,如今灵山已经没有了威胁,为何师姐还要以身祭炉?这是何因?”

    星辰的声音道:“掌门,她想要守护灵山。”

    韩一鸣道:“可我们已经将灵山守住了呀!不必她再以性命来守了!我着实想不通,也觉挫败。不能让师姐安心在灵山修行,是我这个掌门做的不够好。”

    星辰道:“事已至此,多想无益了。这回无名的剑可以炼成了。”

    韩一鸣转头向无名看去,无名已将身上长衣下摆捞起来结在腰上,他正将那异铁反复捶打。

    异铁此时已色泽多变,夹杂着点点星光,每一锤打下去都能看到异铁已极之柔软,真正成了百炼钢铁,有着柔指之柔。

    忽然韩一鸣只觉上方有着强大压力直压下来,竟似是从前青龙来到灵山时的重压。

    韩一鸣还未明白过来,已觉自己如同羽毛般轻盈,径直向上而去。可是他却又觉自己还在原地,依旧在炉火前方。

    他扭头向无名所在看去,只见无名已坐倒在地,青石则倒在了一边。

    此时沈若复的声音早已没了,韩一鸣抬起头来,只见上方的天幕中有了点点流星,向着一方奔去。

    但流星之上似有人正在看着这方,韩一鸣用力向那流星之上看去,却怎么也看不分明。

    他全身骨骼如被泰山重压,韩一鸣只觉自己一寸寸向下矮去,纵是用尽了全身力气都支撑不住。

    他问道:“星辰,这是何因,这是何因?”

    星辰并不回应,韩一鸣依旧向站上方细看,看向点点划过天幕的流星上方。

    忽然他耳中一声巨响,这响声浑厚之极,韩一鸣只觉那巨响如同重重一击,眼前一黑晕了过去。

    他醒来时只见上方蓝天白云,鼻端有着青草气息。

    韩一鸣坐起身来,他所躺之处正是星辰与他养伤的结界。依旧是有山有水,依旧有着莹润光泽。

    韩一鸣却急于想要回灵山去,那绝不是梦,那就是事实。

    一位师姐跳了火炉,灵山还有了异相。

    只是他出不了这结界,不论他如何走,始终在这结界当中。

    走了一阵,韩一鸣越发心急起来,有了这许多事,他有许多事要问星辰,对着结界喊道:“星辰,我要回去!”

    喊到第三声,星辰出现在面前,他身上的伤痕依旧。

    韩一鸣道:“我要离开此间,我要回灵山去。你这结界我出不去!”

    星辰微微一笑,右手打了个响指,结界隐去,他与韩一鸣都站在了荒山中。

    韩一鸣正要走,却见星辰意态闲适立在原地,道:“你不随我回灵山去么?”

    星辰道:“我还要在此间休养些日子,掌门先回去罢。”

    韩一鸣本来有许多话要问他,但他身上伤痕是为灵山出力而来,看着这些伤痕,韩一鸣再问不出来。

    他绝不会对灵山不利,他为了灵山也几乎付出了性命。韩一鸣叹了口气,道:“我先回去,你不想回灵山去休养么?”

    星辰微微一笑道:“我现有事,不能回灵山。”

    韩一鸣一愣,看着星辰,心道:“他又有什么事了?”

    星辰从不说他有事,但他不说有事还做了这许多事,韩一鸣怎能不将他的话往心里去?

    片刻之后,韩一鸣问道:“你有何事?可要我助你?”

    星辰微微一笑道:“这事掌门帮不了我。也无须掌门相助,我自去处置便好。”

    韩一鸣怎会不担忧,星辰身上的伤痕甚是显眼,他修为再高也不是天下无敌,总有敌人在侧。

    星辰似是看透了韩一鸣的心思,道:“掌门不必担忧,我要去办的事迟早要去。这事无人能够助我,只有我自己才能了结。这事再拖下去也无益,现下灵山之事告一段落,我自然要去了结此事,待此事了结了,我再来回灵山来。”

    他说得轻松且滴水不漏,韩一鸣却依旧担忧,道:“那你要小心,你若需我相助,便回灵山来寻我。”

    星辰笑道:“那是自然。”

    他停了一停方道:“掌门切记我已为灵山与尘溪山灵力互通指定了地方,只要将我指定之处设为与尘溪山相通的路径,灵山便无害。”

    韩一鸣道:“你放心,此事必定按你指定来办。”

    星辰道:“还有明晰掌门也在找寻掌门。掌门好生应付。”

    他一句话说完已消逝不见,转眼韩一鸣已是孤身一人立于荒山当中。

逆天神眼系统我只是一个演员完美公主的复仇记爱你,纯属意外宅男大亨逗空姐深海亮舰天下最强祖师巡按大人求您辞官吧